8000米的光芒(5),从卡利甘达基到安纳普尔那:星辰之路 - 喜马拉雅行摄

喜马拉雅行摄

8000米的光芒(5),从卡利甘达基到安纳普尔那:星辰之路

第二次走出Manang,我们朝北向高处走,渐渐地,四周的树木也换成了低矮的高山灌木,山坡上多了牦牛,天也变得像高原了——深邃的群青色。路上就是不断地回头拍照、摄像,因为这段路上安纳普尔那处于身后,并且是观测安纳普尔那东段的最佳路段(西段的观测需要在Tilicho和Muktinath),路过几个小房子,都有本地居民在售卖一些小零食,以及山坡上可以看到一些牧羊人,我上前与他们交流询问是哪一个民族,回答是一个很复杂的音节,至今我也想不起怎么念了,我个人的猜测是根据他们的长相与穿着上推断,有可能是属于早年夏尔巴分化出的四个民族(米尼亚加,蒂米米,塞尔塔瓦和沙瓦)的基础上再次分化之一。

为什么不问klis呢? 每到一个地方,我都会根据Google地球的GPS方位与三维地形图,结合当地的详细地图,实时判断四周的山川河流,也以此测试背夫/向导的知识面,这一次,作为背夫的klis,在一次把蓝琼凯拉斯说成是Annapurna I,另一次把Nirl Girl说成是Annapurna IV 之后,我就再也不相信他了,但我也没有和他作争论。

安纳普尔那大环线 acap act photography by liangyichen 安纳普尔那大环线 acap act photography by liangyichen 安纳普尔那大环线 acap act photography by liangyichen

途中,我们遇到一个摆摊卖宗教小饰品的老太太,我对这些东西并不感兴趣,于是的,我就成了她口中“no good”的人,如果这都能指责人,她的钱途就很难了,这样的事情,也早已见惯。

而我们路过的另一个小屋子,有另一位老太太在煮吃的卖给游客,经过她的允许后,我进厨房看了一下,非常简单的厨具,水是取自山脚下的溪流,人提着桶去背上来,煮的是很普通的红茶,方便面里拌一个鸡蛋,能填饱肚子了,抽支烟,就继续上路。沿途经过一些小村落,都有一些粉刷着鲜艳颜色的屋子提供给游客居住,虽是很鲜艳的颜色,但是与周边能够融合得很好,尼泊尔大大小小的国家公园,建筑都是有政府统一的风格,色调是早就有美术设计人员确定好的,这么一来,就不会像某些地区那样很多现代元素污染了自然的本来面貌。

这条路,是当年第一次从尼泊尔买ACT地图回国之后研究得最多的段位,虽是第一次亲眼见证,心里却是早有路数,沿途只有一条小小的溪流,在蓝天和金黄的土地上,也显得格外耀眼,它最终会顺流而下称为恒河,这样的场景,曾经在西藏的马泉河上游也见过类似的,美丽与荒凉并存。

安纳普尔那大环线 acap act photography by liangyichen 安纳普尔那大环线 acap act photography by liangyichen 安纳普尔那大环线 acap act photography by liangyichen

终于我们到了Throng Phedi,这就是穿越垭口前的最后一站,休息半天,就得在次日凌晨三点开始穿越垭口之路,路上看到的以色列朋友就坐在餐厅里弹吉他,还有些人,在玩飞镖,我只会筛选照片,每天都是,平时眼睛所看到的场景,是一种关注点可以类比为全画幅状态下90焦段的小局部,加上大量的余光辅助所构成,这些瞬间是不能用照片还原的,而为了表现这些内容,在画面上需要做很严谨的构图与色彩(色温)调节,有时候甚至是需要3-5张照片放在一块,在摄影上以另一种方式来描述,如果今天某些脑海记忆中的场景在照片上反映得不够好,明天就得更加注意。

我走哪都会带够广角、中焦、长焦镜头,某些场面,并不是以一个广角镜就能方便解决的,广角镜头可以记录下很大的场面,但是中心点却因为光学折射的三维空间透视而被夸张地缩小,此时如果画面的重点内容恰好位于中心,那么在最后的成像上,其重要性肯定会被打折扣,就比如说,明明是需要稍微抬头才可以看完的一座大雪山,在画面中却成了只占据一小块中心地带,相反,四周的景物却显得大了很多,如此透视畸变影响,无论是从主观还是客观角度,得出的画面都是不对的,此时,就必须以更大一些焦段来做多张拼接(焦段越大,畸变与视角会越小),至于具体焦段应该选择多大,要实地测量,这个实验在你的身边就可以随时进行,只需有一栋高楼,相反地,如果需要夸张一个很小的人影在一幅很大的场景中,广角镜是最适合的选择,所谓摄影师,并不是你只会按下快门就可谓之。

安纳普尔那大环线 acap act photography by liangyichen 安纳普尔那大环线 acap act photography by liangyichen

半夜三点,闹钟响了,我们爬起来背起早已收拾好的行李出发,屋外没有风,冷是肯定的,走走就好,我想起了那一年,等了这么久的道路终于来临,眼前就是Throng La,深蓝的夜色下,显得神秘而熟悉,我发出一条信息:悲观的人虽生犹死,乐观的人永生不老。

顶着月光,我们踏上了山路。

待续……《大雕不曾嫌弃》


喜马拉雅行摄的故事:《8000米的光芒》

《序篇》
《从卡利甘达基到安纳普尔那,人心迁徙,双脚丈量》
《从卡利甘达基到安纳普尔那,Tilicho》
《从卡利甘达基到安纳普尔那:Manang》
《从卡利甘达基到安纳普尔那:星辰之路》
《从卡利甘达基到安纳普尔那:大雕不曾嫌弃》
《仁琼拉到珠穆朗玛峰大本营:乔治·马洛里,最狂野的梦》
《仁琼拉到珠穆朗玛峰大本营:古鲁仁波切不曾离去》
《仁琼拉到珠穆朗玛峰大本营:Nuptse不是最高》
《仁琼拉到珠穆朗玛峰大本营:冰川汇聚》
《仁琼拉到珠穆朗玛峰大本营:走得最多,也走得最少》
《拉布吉康的记忆:他们的生活不在西元里》
《拉布吉康的记忆:雄鹰山脉》
《拉布吉康的记忆:苍白又无尽》
《吉隆藏布到马纳斯鲁:似是家门前》
《道拉吉里,不是尽头》
《道拉吉里,触碰脚尖》
《蓝塘的路:始于纳加阔特》
《蓝塘的路:永远留在希夏邦马》
《蓝塘的路:终于纳加阔特》
《看不完干城章嘉》
《海天更蓝》


喜马拉雅行摄领队:梁逸晨

梁逸晨 昆布冰川

摄影师,专注于喜马拉雅人文地理与风光摄影,穿越喜马拉雅山全境完成拍摄8座8000米雪山及周边人文地理,作品入选国家地理全球摄影大赛。

五次进入珠穆朗玛峰昆布冰川、卓奥友峰果宗巴冰川与Gokyo五大湖、安纳普尔那ACAP与Tilicho、Dolpo与Phoksundo、Langtang HILAMBU。

创立喜马拉雅行摄(https://www.himalaya-cross.com),开辟喜马拉雅壮丽山河景观线路与木斯塘和Dolpo高原人文地理线路;

创立喜马拉雅映像(https://himalaya.video),记录高原人文地理,拍摄有喜马拉雅山系列性影片《万缕尘埃》。

email: liangyichen@himalaya-cross.com

微博:@梁逸晨摄影,  微信:iHimalaya

twitter: kvspas

facebook: liangyichen

instagram: Mr.LiangYichen

个人网址: liangyichen.net

500px: liangyichen


喜马拉雅行摄旅行线路