8000米的光芒(4),从卡利甘达基到安纳普尔那:Manang - 喜马拉雅行摄

喜马拉雅行摄

8000米的光芒(4),从卡利甘达基到安纳普尔那:Manang

一个人的影子无法铺满大地,有的声音却可以传得很远很远,延绵不绝,生生不息。

manang

布达拉宫斜对面有一座白塔,曾经是由主道进入拉萨的必经之路,人们从塔身下方的门洞经过,今天已经成为北京路的一座地标,但是人从塔下走的传统,至今还在Manang保留。

从5200的Tilicho回程下山,回到Manang,四个人都没有感觉不适,这下我就对三天后翻越Throng Pass放心了。Manang是一个有6000多人的小镇, 海拔有3519米,也是在这,往前无论是前往Tilicho或Throng La,都必须靠自己行走。

这样的地貌特征我之前已经司空见惯,Halina一个劲地拍照,想来也是,她的国家三面环海,缺的就是高原和雪山。"come here, lady",我一路对她说得最多的话就是这两个词,接着就是她的反应:“so beautiful.”,然后拿起她的小相机,她们在兴奋眼前的美景,我的高兴在于她们不会摆姿势让我给帮拍美照。

Manang位于尼泊尔的正中正北,直接与西藏接壤,受地形、民族、文化、宗教的影响,历史上,Manang山区的人们更多选择与北方的西藏往来,共有三条与西藏相连的古道必经此地,一是 Thorangla - Muktinath - Mustang - Tibet,二是 Naur Khola - Naurgaon - Tibet,三是 Larkiya - Tibet。今天这三条道路都已经关闭,当地的收入主要就是依靠旅游。

我们要在此住一天,到Upper Manang走一趟,Upper Manang 是一处绝佳的小山头观景点,向南,是近距离的安纳普尔那环绕,向北,是面向 Chu Li 和 Throng La,Gangapurna湖和一条发源自Tilicho的河,如果沿路一直向上走的话,便是直线到达安纳普尔那3号峰登顶。Upper Manang人烟稀少,与南面的博卡拉正好相反,在这里,安纳普尔那山脉的整条北侧面尽收眼底。

manang manang manang

前往Upper Manang并且来回,需要大半天的时间。上面只有两间屋子,而且看起来不像是给游客住的,但是就拍摄机位来说,这里确实是风景绝佳,而且这个地点是我之前并不知道的,是klis提出前来的建议。

回程,我们前往了一个小寺院,里面住着一位老僧人,那屋子,既是住处,也是佛堂,而这位老人平时就以给游客编织小饰品,收取一些费用维持生活,他是一位宁玛派金刚乘修行者,Emma对这些很感兴趣,一路上她与我经常提起佛教的传播历史,老人在给她戴上一串佛珠之后, 对我也微笑点头示意让我过去,在我的手上扎上一条红绳子,临走,我们给他留下一些供奉,特别是halina和klis这两位遇到玛尼堆靠右走的人,教会他们和老人说扎西德勒不是一件容易的事,老人也似乎明白我们的意思,笑声中以握手告别收场,礼节是超越宗教的。

manang manang

在小镇的路边,我们遇到另一位老人,坐在地上织羊毛,Manang在整个山区里是以盛产羊毛的,往后的两天里,我们也看到了很多羊群,这些羊毛会运送到Throng La西侧的muktinath交易。

晚饭,klis和客栈老板咕叽了什么,给我们端来了两盘热腾腾的牛排,在这里,是一种很奢侈的用餐,看来他在这一带的人脉不错,而且还希望我下次再找他的,我平时吃牛排有一种习惯:先切好了再给我端来,这次就不好意思再提要求了,硬着头皮切吧。

manang manang manang

Emma每天都在笔记本上写写画画,晚饭后我惯例出去拍摄安纳普尔那的夜空,回来后看到她还在画,我问她,可以给我看看吗? 她毫不犹豫的递了过来,上面密密麻麻地写了见闻,偶尔还会画上一些河流、森林、小镇的房屋和一些宗教符号,我注意到她居然把相机拍摄的几个吉祥八宝图案都照着描上去了,我问起,你都知道这些图案是什么意思吗? 她说知道,她的专研课题是亚洲人文科学,原来如此,难怪你今天会出现在这,“那么你对未来有什么展望?”,我问道,她希望将来可以致力于医疗与稳定的社会救助,因为可以造就整体社会的文明层次,我用中文在她画的海螺后面写上一段:“诸行无常,诸法无我,有漏皆苦,寂静涅槃”,她问起什么意思?我回答:“may the force be with you”,四个人哄堂大笑。

月光把安纳普尔那照得明亮,6000万年前,它们从赤道漂过来,造就了青藏高原,2500年前,梵音从这里响起,1400年前,玄奘大师历经此地游学,回国兴盛大唐佛教。800年前,佛教学者逃亡路经此地,那烂陀的唯一传承向北扎根西藏。从前不可改变,未来可以选择。

manang manang manang manang

待续……《星辰之路》


喜马拉雅行摄的故事:《8000米的光芒》

《序篇》
《从卡利甘达基到安纳普尔那,人心迁徙,双脚丈量》
《从卡利甘达基到安纳普尔那,Tilicho》
《从卡利甘达基到安纳普尔那:Manang》
《从卡利甘达基到安纳普尔那:星辰之路》
《从卡利甘达基到安纳普尔那:大雕不曾嫌弃》
《仁琼拉到珠穆朗玛峰大本营:乔治·马洛里,最狂野的梦》
《仁琼拉到珠穆朗玛峰大本营:古鲁仁波切不曾离去》
《仁琼拉到珠穆朗玛峰大本营:Nuptse不是最高》
《仁琼拉到珠穆朗玛峰大本营:冰川汇聚》
《仁琼拉到珠穆朗玛峰大本营:走得最多,也走得最少》
《拉布吉康的记忆:他们的生活不在西元里》
《拉布吉康的记忆:雄鹰山脉》
《拉布吉康的记忆:苍白又无尽》
《吉隆藏布到马纳斯鲁:似是家门前》
《道拉吉里,不是尽头》
《道拉吉里,触碰脚尖》
《蓝塘的路:始于纳加阔特》
《蓝塘的路:永远留在希夏邦马》
《蓝塘的路:终于纳加阔特》
《看不完干城章嘉》
《海天更蓝》


喜马拉雅行摄领队:梁逸晨

梁逸晨 昆布冰川

摄影师,专注于喜马拉雅人文地理与风光摄影,穿越喜马拉雅山全境完成拍摄8座8000米雪山及周边人文地理,作品入选国家地理全球摄影大赛。

五次进入珠穆朗玛峰昆布冰川、卓奥友峰果宗巴冰川与Gokyo五大湖、安纳普尔那ACAP与Tilicho、Dolpo与Phoksundo、Langtang HILAMBU。

创立喜马拉雅行摄(https://www.himalaya-cross.com),开辟喜马拉雅壮丽山河景观线路与木斯塘和Dolpo高原人文地理线路;

创立喜马拉雅映像(https://himalaya.video),记录高原人文地理,拍摄有喜马拉雅山系列性影片《万缕尘埃》。

email: liangyichen@himalaya-cross.com

微博:@梁逸晨摄影,  微信:iHimalaya

twitter: kvspas

facebook: liangyichen

instagram: Mr.LiangYichen

个人网址: liangyichen.net

500px: liangyichen


喜马拉雅行摄旅行线路